古风微小说

古风微小说

【一】

昔日,他为她种了满园牡丹。如今,他将她打入冷宫,只因她是罪臣之女。离去时,她一身紫色霓裳,踮脚舞了最后一次霓裳羽衣曲。一曲终完,她倒地不起,他冷眼离去,眼角却带着一滴泪。

[自古忠义两难全,爱情最后必定牺牲]

【二】

第一年,他跪于她父亲面前,请求将她嫁于他,父亲拒绝原因是贫困。第二年,他又来请求,结果亦如此。第三年,她求父亲同意,不惜被雨淋的高烧不退。可等来的却是他把嫁衣披给另一个女子

[爱情抵不过的是日子像细水长流]

【三】

  他是帝王,她母仪天下。他不曾对她流露出过多的宠爱,可从未动摇她的后位半分。两人的距离,隔着威仪。这是更残忍的疏远。当她的青丝有了白发,她便无法像从前一样自持,她喜欢上躲藏,让他领着宫人焦急的寻找,只有那时她才会感到他是在乎她的。她站在高台上,听到他说“乖乖的,别动,我马上接你下来!”她多想看他对她的在乎,于是她又往后退几步,见他越来越紧张,而在他的一声呼喊中,她从高台上落下。她没发现,他对她的自称一直是“我”而非“朕”!就这样蹉跎了锦绣年华。而他,从此在未央宫中日夜笙歌

[当爱情败给距离]

【四】

她站在众人面前,嫣然一笑,让所有人失神,她伸出纤纤素手拔下头上的金簪、“嘶……”哪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在所有人面前化作云烟,那些拿着聘礼的人都在那一刻愣了,却脚步在后退。她大声的问“现在你们谁愿娶我?”她的唇角一抹艳丽的笑,那样妖娆。“我愿意。”他从众人身后挤到她面前,单膝跪地,他对她说,他愿意,愿意娶这样的她,捧着凤冠霞披,她轻点头晗,她多爱这个白衣的男子。可是她嫁于他一年,他给她一封休书,终以不顾,跟着一个与一年前的她一样美丽的女子,离去。原来七年之痒,没了容貌的支撑,什么都不算。

[爱情没了容貌照样不会有什么天荒地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