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实案例告诉你双相情感障碍是可以治愈的

我叫小松。 我从小就受到父母的严格教育,尤其是父亲,对我的学习要求非常高。 从小学到高中,我刻苦学习、刻苦学习,成绩始终在年级名列前茅。 然而,我的性格却非常内向。 除了学习之外,我几乎没有其他的特长和爱好,与人交往的能力也很差。

高考后,我顺利进入了理想的国家重点大学。 本来我是充满向往的,没想到我却很难适应大学生活。 以前在小城市,我很容易就能考第一名,但在重点大学,我身边都是很有权势的人。 我不仅学习成绩好,而且参加社团活动,特长和爱好广泛,能力较强。

相比之下,我就显得一无是处,学习成绩还过得去,几乎不参加社团活动。 虽然我很羡慕那些活跃的同学,但我始终鼓不起勇气去参加。 整个大一,我的心情都很郁闷,在宿舍里和同学相处不好。 我感觉自己像个失败者。 我经常逃课并且期末考试不及格。 我什至产生了退学的念头。

心里太难受了快崩溃了怎么办_心里难受要崩溃的说说_心里难过崩溃的说说/

大学里唯一开心的事就是在图书馆遇见一个女孩。 我们借了同一本书,她主动和我搭讪。 很快,我们就熟悉了。 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微信上聊天,或者一起去图书馆。 我鼓起勇气表白,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!

那些日子是我记忆中最激动、最难忘的时光。 我突然觉得自己又重拾了信心,又有了学习的动力。 就连以前讨厌的课程也变得有趣起来。 连素来不亲近的室友都说我精神抖擞,好像变了一个人。

然而好景不长,我面临着最痛苦的打击。 那个女孩和我分手了。 我多次试图留在她身边,但她告诉我不要纠缠她。 当她在学校路上看到我时,也远离了我。 不久之后,我听说她和另一所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在一起了。

你能感受到绝望吗? 我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到地狱。 从那时起我就变得非常沮丧,比遇到她之前还要沮丧一百倍。 我不想去上课,不想见人,总之就是胡思乱想。 她为什么离开我? 人家都是学生会主席,我连狗屎都算不上,哪能跟他们比?我越想越难受。 我什至多次用刀割伤自己的手腕,试图用身体上的疼痛来代替内心的疼痛。

班主任注意到我长期缺课,精神状态很差,就通知了我的父母。 我严厉的父亲知道我的成绩很差,而且我正在为一个女孩失去理智。 你可想而知他有多生气,就打了我一巴掌。

被压抑许久之后,我也很生气。 我以前从来没有生过父亲的气,但那一次我就像被点燃的鞭炮一样。 我抓住父亲的衣领,把他推到墙上。 要不是辅导员及时救了他,我还坚持着,我一定是打了父亲的脸。

后来我和父母一起回到家,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好几天不愿意出门。 那个时候的我,似乎已经没有办法正常了。 我不禁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,失恋、辍学、无法毕业、人生被毁了。 有时心情太郁闷,就拿起凳子砸在地上。

父母担心得要死,我也感觉自己的心情有些不正常。 他们陪我去一家大医院看病。 医生诊断我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并开了一些药。 我们没有人听说过这种疾病。 我们一开始以为是抑郁症,后来上网查了一下,发现这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,通常需要终身服药,而且没有办法治愈。 我心里很纳闷,我怎么会得这样的绝症呢?

我的父母也无法接受。 他们带我去了好几家医院,还去了附近的上海、北京的大医院。 他们都得到了相同的诊断。 他们告诉我的父母,殴打人和物体是狂热的表现。 没办法,我只能吃医生的药。 我不再发脾气了,但整天昏昏欲睡,做什么事都没有力气。 我感觉吃药前我活得很痛苦,但吃药后我活得像个僵尸!

后来我自己停药了,但心情却反弹了,我把房间里的两台电脑砸成了碎片。 我的父母非常着急。 他们一边看守着我,防止我自杀,一边继续寻找好医生。 后来,他们在一次微信讲座中找到了一位名叫何日辉的心理干预专家。 他们把我的情况告诉医生后,医生建议我去面诊。 他还说,这可能不是真正的双相情感障碍,也不是双相情感障碍。 你必须吃药。

我和父母都半信半疑。 毕竟这个医生说的和之前医生说的有很大不同。 但我们还是飞到广州去尝试一下。 说完我就快要崩溃了。 听说双相情感障碍如果长期不治愈,可能会发展成精神分裂症。 父母一刻也不敢怠慢。

第一次咨询的时候,医生和我聊了很长时间,也和我的父母聊了一会儿。 他很详细地询问了我的病史、发病前后的情况、发病原因、精神状态等。特别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医生还专门询问了我的心理想法,尤其是关于抑郁症的情况。恋爱时的狂热和兴奋。 他说这关系到最后的诊断,让我详细告诉他。

最后医生告诉我和我的父母,其实我并不是真正的躁郁症,而是因为我的学习问题、无法适应大学生活以及破裂关系的双重打击而感到抑郁。 我恋爱时感到的兴奋是正常的情绪反应。 我之所以打人和事,是因为我压抑、压抑太久了,不忍心发泄自己的情绪。 这也很正常。

我和父母都觉得医生说的有道理,就决定留下来试试。 毕竟治疗效果才是最重要的。 医生说我之前停药其实是不对的,但既然不再吃了,根据我当时的情况就没有必要再吃了。 主要依靠深入的心理干预。 不过,当我睡眠困难时,医生还是会给我一些药物来调整睡眠。

最初的几次治疗主要针对我的心理过程。 医生和我进行了深入的交谈。 我的一些感受一开始非常私密,我很难谈论它们。 但渐渐地我信任了他并说出了他的想法。 医生说其实我对学习和人际关系的态度还不够积极。 如果我想在短时间内改变我的消极态度,让我健康积极地对待它,我需要使用催眠技术。

所谓催眠,其实就是说我的身体很放松,但注意力却很集中,听着医生的指导,进行联想,进入某种状态。 在这种情况下,我诚实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,并听取了医生的建议,以积极的眼光看待以前的经历。

太奇妙了。 几次之后,我想起学校和我破碎的爱情,我就不再那么不舒服了。 俗话说,只看别处。 学习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。 只要我能静下心来,我的成绩一定会提高。 至于爱情,谁没有被甩过? 经过这次宝贵的经验,下次遇到我喜欢的女孩时我可以做得更好。

其实我之前也明白这些对立的东西,只是我的情绪失控了。 经过几次催眠,那些道理仿佛已经深入我的脑海,我的情绪自然平静了许多。

相反,我什至想尽快回到大学,把错过的时光补回来。 住院期间,我和病友们聊了很多,他们也用同样的经历给了我启发。

医生还专门为我的父母提供了家庭治疗。 他们对我的教育方法其实是不科学的,要求很高的,缺乏内心的沟通。 但我明白他们的初衷是好的。 我出院后,他们对待我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,也比以前更尊重我了。

出院已经半年了。 我的心情一直很好。 我还可以阅读和学习。 我会尽力在学期结束时不让考试不及格。 我也学会了调整心态,应对压力。 双相情感障碍的痛苦消失了! 双相情感障碍并不是无法治愈的绝症。 希望患者能够早日康​​复,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!